“宗教中国化”系列 | 伊斯兰教中国化刍议

  

乌鲁木齐陕西大寺,始建于清代,其大殿为传统砖木结构、琉璃瓦顶的建筑风格,美观而有气势。

  “在迈向现代化的进程中,中国穆斯林必须肩负起时代赋予的历史重任——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为引领世界穆斯林向现代化方向发展提供中国模式。这是时代对中国伊斯兰教界使命的呼唤。”

  宗教的本土化是宗教发展的基本规律,是宗教生存发展的历史规律。伊斯兰教于唐朝永徽二年(651)传入中国后,也开启了中国化进程,注入了多彩的中国元素。

  一、伊斯兰教中国化的民族性、地域性体现

  在中国,自1300多年前伊斯兰教传入以来,不仅适应中国社会生存了下来,而且与中华文明实现了交融结合。中国穆斯林摸索着走出了一条伊斯兰教中国化的渐进发展道路。

  中国伊斯兰教的民族性体现在与传统文化的相适应上。比如,中国穆斯林用中国人通用的汉语言文字和儒家学说诠释伊斯兰教教义教规,用中国的雕版印刷术刻印《古兰经》,用中文翻译讲解《古兰经》。中国伊斯兰教的地域性体现在与中国政治体制和社会制度的相适应上,包括政治、经济、法律制度和主流意识形态。伊斯兰教中国化是个动态过程,在现当代,表现在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二、伊斯兰教中国化具体表现为三个认同

  伊斯兰教中国化的历史具体表现在三个认同上,即政治认同、社会认同、文化认同。文化认同为政治认同和社会认同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内驱力,而政治认同和社会认同为文化认同创造了广阔的空间。三者良性互动,共同推动伊斯兰教中国化历史进程的顺利开展。

  一是政治层面对国家的强烈认同。阿拉伯人是游牧民族,迁徙是游牧文化的核心,因此他们强调无国界的“乌玛”(穆斯林共同体)。而中国人是农耕民族,“家天下”是农耕文化的核心,中国穆斯林传统里蕴藏的是农耕文化的基因,因此具有强烈的家国情怀。明清之际,中国穆斯林的先贤们把对真主的崇拜和对国家的忠诚紧密地联系起来,以《古兰经》经文“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当服从真主,应当服从使者和你们中的主事人”(4:59)为思想依据,将忠主和忠君放在一起进行论述,打开了中国穆斯林政治认同的大门。近代以来,中国穆斯林高举爱国爱教旗帜,强调“爱国是信仰的一部分”,更加增强了中国穆斯林的国家认同感。

  二是社会层面与中华民族的相濡以沫。从元代开始,穆斯林对中国的社会认同已深深融入他们的思想感情中,并逐渐发展为与中华民族同呼吸共命运。抗战时期,面对社会动荡、国家危难,中国穆斯林的民族团结意识达到一个全新的高度,广大穆斯林群众纷纷将爱国爱教上升为自觉行为,主动献身于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事业。

  三是文化层面并存伊儒“二元”文化。穆斯林学者强调伊斯兰文化和儒家文化在精神追求上的相通性。明清之际开展了汉文译著、“以儒诠经”运动,在信仰、义务与善行方面坚持伊斯兰教教义,同时凭借着对中国传统文化融会贯通的理解和在儒家思想理论方面的深厚功底,以汉语言文字来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地阐述伊斯兰文化的内涵和哲理,从而把伊斯兰文化与儒家文化结合起来,创立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伊斯兰文化思想体系,在思想领域使中国穆斯林有了文化归属感。此外,中国穆斯林还把伊斯兰文化中的“中正之道”思想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致中和”思想相结合,成就了中国伊斯兰教温和、理性、包容的可贵品格,如维吾尔族古典长诗《福乐智慧》中所言:“宏仁对于人是道义之本。”总之,伊斯兰教“虽载在天方之书,而不异于儒者之典;遵习天方之礼,即犹习先圣先王之教也。圣人之教,东西同,今古一”。

  三、伊斯兰教中国化的时代特征

  当代伊斯兰教发展的根本要求是坚持中国化方向,认同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法律制度和核心价值观,维护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换句话说,伊斯兰教中国化是要使伊斯兰教自觉融汇中华文化,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走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道路,不断充实与时代进步相适应的内容。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穆斯林正在经历史无前例的现代化进程。这是中国语境下的现代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包括全体穆斯林在内的中国各族人民是现代化的行为主体和实践者。在迈向现代化的进程中,中国穆斯林必须肩负起时代赋予的历史重任——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为引领世界穆斯林向现代化方向发展提供中国模式。这是时代对中国伊斯兰教界使命的呼唤。(文:吐木尼牙孜)

责任编辑:李娇 lijiao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